您现在的位置: 黄大仙灵签 > 黄大仙灵签解码 >

黄大仙灵签解码

【记者再走长征路】红色大别山 英雄万万千

发表时间:2019-08-07

  鄂豫皖三省交界的大别山区是著名的革命老区。“巍巍大别山,英雄万万千。”这里堪称“红军摇篮、将军故乡”。位于大别山南麓的湖北省麻城市,是“黄麻起义”的策源地之一。

  “三支半枪闹革命,二十六将出乘马。”在麻城市北部,有一个乘马岗镇,正版四字梅花诗,被誉为“中国第一将军乡”。开国大将王树声、上将陈再道等将军都是乘马岗人。这里可谓将星闪烁。

  “1927年春天,‘麻城惨案’发生。在武昌主办‘中央农动讲习所’的同志,派出200名学生军驰援麻城,一举击溃地主武装,推动了麻城农动的发展。”在当年学生军指挥部的旧址——乘马会馆内,担任“小小讲解员”的乘马中学学生夏慧,向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记者讲述了乘马岗的红色历史。

  1927年“八七会议”后,“黄麻起义”的枪声打响,揭开了中国独立领导的中国长江以北地区的革命战争大幕,红色风暴席卷鄂豫皖3省26县。“一九二七年哎,大发展哎……红旗插遍大别山,土地革命把身翻哎呦。”这句当年的革命歌谣,生动记录下当时的情景。

  “当年,乘马岗成为麻城的红色中心,建立起了乘马苏区。乘马苏区拥有13个乡苏维埃,在500余平方公里土地上,8万人中有2.9万人参加红军和地方武装,1000多人参加长征。”乘马会馆文物管理所副所长丁坤锋说。

  “红军长征并没有从麻城经过,但从这里走出了红军队伍。麻城一共走出了36位共和国开国将军,在红军长征乃至后来的革命斗争中作出了重要贡献。”麻城红色文化研究会会长李敏告诉记者。

  红军离开鄂豫皖后,麻城到处是。“乘马、顺河两大苏区原有18万人口,到1935年政府统计人口时,只有40564人。13万人在战乱中或死难,或流离失所,部分妇女儿童被贩卖到外地,在册的革命烈士达5938人。麻城人民为革命作出了巨大的牺牲。”李敏说。

  漫漫长征路上,走出鄂豫皖的麻城人,经受着另外一番考验。“天是被、地是床,雪水拌干粮。征程百里无炊烟,皮带、草根充饥肠。风雪寒侵岩石裂,红军战士更刚强。风雪吓不倒英雄汉,胜利在前方。”这是来自乘马岗的开国少将赵炳伦在1936年4月率领部队第三次过雪山时,即兴编的一首歌《过雪山》的歌词。歌词中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感染了红军战士们,最终他们胜利翻越雪山,进入山脚下的四川道孚县城。

  79岁的麻城市民政局退休干部史瑞林,曾采访过多位麻城籍开国将领,他向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记者讲述了长征故事。“1987年,我在北京见到陈再道将军,他说起长征时,用了3个‘最’:最苦的是过草地、最难的是爬雪山、最怕的是战士受伤生病。过草地时,陈再道让战士们每人准备一根棍子探路,用弓腰前行、拉开距离的办法,顺利过了草地;爬雪山时,他们在衣服外披着一层草袋,腰上再扎一圈草绳,用铲子铲雪开路。虽然备有干粮,但以防万一都舍不得吃,以吃雪和冰块充饥的办法爬过了雪山。在艰难过雪山草地时,红军队伍舍不得丢下伤病员,用担架抬、用马驮。后来,多亏了老百姓用土办法治好了不少官兵的伤病,减少了部队伤亡。”史瑞林说。

  “永远跟着,崭新世界我们开。”在麻城,不同年龄、不同身份、不同地域的人,都在讲述红军的故事。红色基因,流淌在麻城人的血脉中,也流淌在中华民族的血脉中。当年的革命歌谣,依然激励着麻城人,走好新时代的长征路。(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记者 吴浩)

  他一生的电影似乎都在与心怀恐惧的自我对话,在拍摄过程并不愉快的《牙买加旅店》完成后,1939年3月,已然成为不列颠影坛中坚力量的希区柯克离开了英国,与制片人大卫·塞尔兹尼克开始了合作。在此后将近四十年的岁月中,希区柯克奉献了令人击节赞叹的诸多经典作品,比如《惊魂记》《后窗》《鸟》等。

  传承“雨花英烈精神” 追梦新时代,江苏南京,中华门南,有一座花草葳蕤、松柏掩映的山冈,叫雨花台。如今硝烟已散,但砥砺人心的“雨花英烈精神”却永远镌刻在历史的丰碑上。江苏“最美青年”85后海归蔡怀涵,从比利时根特大学博士毕业后,毅然决定回到家乡泰州,投身医药研发创新事业。

  1948年6月14日,江竹筠在万县被捕,被关押于重庆军统渣滓洞监狱,受尽酷刑仍坚不吐实,1949年11月14日被敌人杀害并毁尸灭迹。1931年1月21日,因叛徒出卖,她在家中被捕,并被当场搜出了手枪和俄文版书籍,2月7日夜,她在龙华看守所英勇就义。

  新闻热线:法务部邮箱: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节目覆盖情况反映热线:

  1927年“八七会议”后,“黄麻起义”的枪声打响,揭开了中国独立领导的中国长江以北地区的革命战争大幕,红色风暴席卷鄂豫皖3省26县。79岁的麻城市民政局退休干部史瑞林,曾采访过多位麻城籍开国将领,他向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记者讲述了长征故事。